新濠天地娱乐_澳门新濠天地官网

不管喝水银还是被冷冻,只要能让我长生不老就行

不管喝水银还是被冷冻,只要能让我长生不老就行



长生不老,对于全人类来说都是一个永恒的追求。从远古的创世神话开始,寿命长达千百年的伟人们就承载了人们对于长寿的期待。

基督教传说中有名有姓之人都寿命近千:亚当享年930岁;大名远扬的诺亚活了950年,救世方舟是他600岁时的壮举。而在古老的中国,传闻中的第一寿星彭祖八百岁,就连《史记》保守估计160岁的老子,也有寿逾千年的传说。

别惊讶,相比其他民族,这已经是中下水平。古天竺人认为,第一代人类平均寿命8万年;《吉加美士史诗》称乌鲁克王国的先王光在位时间就有1200年;美索不达米亚的传说中,大洪水前的十位国王统治了43万年。

正在建造方舟的诺亚。/ ThoughtCo


正在建造方舟的诺亚。/ ThoughtCo


永生的执着贯穿了人类的文明史。不同民族追求长生的手段不一,但每一次当科技有所突破,最有权有势的人们就迫不及待地将之投入到长生不老的研究中。

迈向长生的第一步

萨顿(George Sarton)定义科学为“人类藉此获得对外界环境控制的行为模式”。从这个概念出发,脱胎于冶金业的炼金术,就是人类攀登永生之峰时留下的第一道足迹。

中国先秦时期的炼金术士们见“金性不朽败,故为万物宝”,便幻想用冶金术让人也获得不朽的特质。而炼金术中常用的汞也坐实了他们的猜想——吞服水银而死者,脏器经年保存完好。于是,炼金术与长生不老术划上等号,出现了专研长生的炼金术士。

而对长生不老需求最旺盛的,莫过于大一统王朝时期的帝王。为了永坐江山、长享洪福,封建贵族萌生出永生的欲望,炼金术恰逢其时地迎合了这一需求。同时,能负担得起炼金所需财物者,只有帝王皇族。于是,双方一拍即合,炼金术成了官方指定长生技术。

《史记》载,秦始皇派遣徐福出海寻长生不老药的同时,在咸阳““悉召方术士甚众……欲炼以求奇药”。当时方士们炼丹的依据则是“食金饮珠,然后寿与天地相保”,结果当然是失败了。但炼金术的大业却未因此倒塌,反而蓬勃发展。

有人说徐福后来去了日本。这是徐福渡海的浮世绘。/ Wikipedia


有人说徐福后来去了日本。这是徐福渡海的浮世绘。/ Wikipedia


西汉时期,汉武帝刘彻招揽了宽舒、奕大和李少君等多位著名炼金术士,用丹砂炼金制作食器,认为它可以延年益寿。淮南王刘安更是亲自炼丹,并在门下招来众多煎泥成金、锻铅成银的方士,还把心得写在巨著《淮南子》中:用水银炼制黄白之物,进而长寿

就在炼金主导的长生不老研究蒸蒸日上时,越来越多的人却命丧于此。容志毅在《中国炼丹术考略》中考据,早期的长生不老药主要成分为水银、铅、砷、帆等重金属,它们不仅不能延年益寿,反而是置人于死地的毒药。

魏晋时流行的五石散就是很好的例子。《神农本草经》认为其养精神、安魂魄,长期服用可通神灵,享永生。事实上,后世考古化验发现,五石散中硫的含量为13.0%,汞的含量高达60.9%。大量服用汞会引起内脏出血、皮肤溃烂,进而损害神经系统,导致人的性情大变。

竹林七贤之一的嵇康就因为长期服食五石散,变得神智不清,有次饮酒时听到苍蝇嗡鸣,便怒而起身拔剑追砍。

南京西善寺大砖墙竹林七贤图。/ Wikipedia


南京西善寺大砖墙竹林七贤图。/ Wikipedia


公元365年,晋哀帝服食五石散一命呜呼;此后,更多帝王将相前赴后继地死在仙丹之下。唐朝的21位皇帝中,至少有5位死于炼金术士的长生不老药。而按《新唐书》记载,中丹毒的大臣也能拉出一串长长的名单:鄂国公尉迟恭、昭义节度使李抱真、卢龙节度使刘仁恭、太学博士李于、工部尚书归登……

不仅皇室沉迷炼丹,民间也服丹药成风,中毒颇深。隋唐五代时期,《通玄秘术》《诸家神品丹法》《庚道集》中均提到了治愈金丹中毒之法,治疗食丹过量造成的疾病成为医生们的必修课。

吃啥补啥,长命百岁

如果说炼丹体现了古人对化学的全部自信,那么中医则是古人对营养学的全部知识结晶。长生不老当然少不了中医这样“先进技术”的参与。

唐代以后,人们不再奢望炼丹永生,而是希望通过“固益肌体”来增加寿命。于是,继“仙丹”之后,中医养生成为了中国人的新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