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濠天地娱乐_澳门新濠天地官网

又见巨型3D打印雕塑!中国艺术家徐震作品澳洲展

  3D打印技术对于雕塑行业的影响并不是一个新鲜话题,早在2015年3D打印技术首次进入公众视野之时,对此话题的争论就一度甚嚣尘上。近日,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国家美术馆(National Gallery of Victoria)三年展中展出的一件作品再次引发了公众对于3D打印技术会给雕塑界带来怎样影响的讨论。

又见巨型3D打印雕塑!中国艺术家徐震作品澳洲展

  徐震 《永生(卧佛)》

  这件一石激起千层浪的作品来自于艺术家徐震。作为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国家美术馆(NGV)史上最大的展览作品,《永生(卧佛)》创作耗时800多天,是一个长达十八米,重达十几吨的雕塑作品。这尊中国传统造型的卧佛以侧卧姿态躺着,环绕在其四周的或攀爬、或伫立、或凝视、或倚靠的是一共十五个来自各个典型时期的古典人物造型雕塑,古希腊、古罗马、文艺复兴和新古典时期,分别是垂死的高卢人、法尔内塞赫拉克勒斯、夜、昼、受伤的阿喀琉斯、波斯战士、酒神女祭司、克里斯托弗德的陵墓雕塑、跳舞的农牧之神、蹲着的阿弗洛狄忒、那耳喀索斯、垂死的斯巴达、坠落的伊卡洛斯、河和克罗托那的米罗,云云总总,十分热闹。据艺术家本人说,这件中西结合的雕塑作品象征着“世界和谐共融”。

  据悉,整尊佛像并不是整体运输到澳大利亚的,而是切分成很多小块,3D打印之后运输到澳洲的展览场地,再进行拼装。创作耗时了八百多天,运输又花费了七个月之久,来自中国的专业队伍利用起重机对佛像进行再拼装,又将费时三周左右。而整件作品的主体卧佛雕像则是艺术家徐震以中国涅槃石窟中的一座卧佛佛像的3D扫描为基础而复制出来的。这场大费周章的恢弘之作在展出之际不负众望地赚足了眼球。

  如此一座庞然大物跋山涉水远渡重洋,并非前无古人。耸立在纽约自由岛上闻名于世的自由女神像,也是在法国经历了十余年的设计与锻造后,拆散装箱,以支离破碎之状横渡大西洋,运至纽约。再历时一年之久,搭建而成。自由女神是金属的女神,以一百二十吨的钢铁为骨架,八十吨的铜片为外皮,再配以三十万只铆钉固定起来。女神的外貌设计灵感来源于雕塑家巴托尔迪的母亲,而高举火炬,象征自由与光明的右手则是以巴托尔迪之妻的手臂为蓝本。作为一件永久性的大型地标建筑,是由法国馈赠于美国,恭贺独立百年之喜,这样化整为零,再“聚沙成塔”的分解再集合的方式彼时不失为一件明智之举。纵观大多数大型3D打印项目,都是先打印出零件之后再进行后续的安装,不知是否在某种程度上于此得到了灵感呢?

  再看先前《永生(卧佛)》的大型雕塑会发现,这并不仅仅是一座简单的扫描复制打印的项目,其中蕴含着艺术家本人对于多元世界,对于动荡世间的和谐与包容的思考。巨型卧佛与十五座小型西洋雕塑之间存在着某种意识形态的互动关系,吸引着观者去探索内在的关联与冲突。一千个人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在此并不是给《永生(卧佛)》做背书,一件艺术品只要能够引发观众对于艺术家创作心路的探索求知,就已经不愧于艺术二字了。

  雕塑是具有一定寓意、或象征、或象形的造型艺术。从远古时期为图腾崇拜开启了雕塑的造型艺术开始,古代希腊和罗马时期的雕塑注重力与美的结合,西方文艺复兴时期的雕塑对透视学和解剖学有了进一层的深刻理解,同时期东方的雕塑大受佛教香火的熏陶,二十世纪的雕塑艺术分裂成立体派、未来派和构成派,更追求个性与象征意义。随着科学技术的日新月异和人们观念的颠覆进步,雕塑的形式变得更加多种多样,声光雕塑、动态雕塑、软雕塑等等层出不穷。

  空中的地震波动图

  由此就引出了艺术家珍妮特.艾克曼(Janet Echelman)的空中渔网雕塑。珍妮特的“渔网”系列作品使用了一种极其特殊的材料,坚韧、有弹性、不褪色、同时又能抵抗紫外线的侵蚀,是一种航天运用的织物。在一次印度海岸边的散步途中,珍妮特透过司空见惯的渔网看到了全新的雕塑形式。她的作品不仅仅是单独的一个个体,在与绚丽的灯光和自然界难以捉摸的风的互动之下,珍妮特的“渔网”瞬息万变,魔幻主义色彩喷薄而出。笔者有幸在美国波士顿肯尼迪绿廊大道上一睹珍妮特的作品《1.8》真容。白天日照丰富,映衬在万里无云的蓝天下,巨大的网状编织物仿佛捕捉了穹顶之下所有的欢声笑语一样无害且天真烂漫。夜幕降临,华灯初上,在五光十色的灯光和漆黑的夜色加持下,褪下了白日的和颜悦色,眼前仿佛是深海里张牙舞爪的斑斓水母,是最初孕育人性的神秘胚胎,是瞳孔的突然放大和心脏跳动的骤然加速,是顿感身而为人的渺小,迷幻又失真。

又见巨型3D打印雕塑!中国艺术家徐震作品澳洲展

  珍妮特《1.8》来到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