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濠天地娱乐_澳门新濠天地官网

舆评:谁动了“无冕之王”的王冠

6月26日,《西安晚报》石俊荣报道称,陕西大荔县慰贫会场出现一盒“九五至尊”香烟,随同的县领导讲,这是村支书拿的,里面只有两三根,县领导已经严厉批评了村支书。

30日上午,《新快报》调查新闻中心记者虎发微博称“因为报道‘县委书记慰问贫困老党员会场出现九五至尊香烟的新闻 ’引领导震怒,西安晚报记者石俊荣昨日深夜被按照上级要求,西安晚报同时被要求从即日起禁止出现任何监督或者涉及政府的负面新闻。”

7月1日,石俊荣通过微博表示诚恳接受停职,今后会汲取教训。新闻出版总署新闻报刊司新闻业务处处长农涛回应称,“报道没有不当,地方滥用职权。”

7月4日,被停职记者石俊荣做客《对话传媒人》微访谈透露称,他将于今天复工。

事件二次发展,引爆舆论引线

舆评:谁动了“无冕之王”的王冠

6月25日,大荔县人民政府网上发布了一篇《孙云峰等领导慰问包联村贫困老党员》的新闻。在该稿件的4篇配图中,其中有一副图中出现了一盒“九五之尊”香烟。“九五之尊”香烟因使南京房产局长周久耕落马而被大家熟知。有评论称此类天价烟酒是“网友‘扒粪’的宠儿,却是官员避之不及的‘祸根’”。正是由一张新闻图片衍生出了《西安晚报》记者石俊荣的报道,次日此新闻在互联网上传播,但关注度并不高。

6月30日,《新快报》记者在自媒体中爆料称石俊荣引言获罪,引领导震怒,昨日深夜被按照上级要求停职,西安晚报同时被要求从即日起禁止出现任何监督或者涉及政府的负面新闻。此消息一出,引起舆论的轩然大波。

7月1日,陕西记者被停职的消息广泛传播,各大门户网站都发表评论声援记者石俊荣。7月2日和3日,事件关注度达到峰值,有影响力的意见领袖也纷纷加入舆论阵营。《环球时报》的总编胡锡进呼吁中国记协介入,了解情况。他说记协有保护记者的职责。在舆论如此复杂、传统媒体又如此困难的时候,官方如果不善待记者既有悖公权力的道德,也是愚蠢的。展江教授在3日的《新京报》上从新闻专业及法律角度剖析此事,发表文章《“天价烟”不失实,罚记者没道理》。同日,《中国青年报》3日发表曹林的《记者无力,则国民无力国家无力》。几大权威媒体的意见领袖发声,从客观上促进了舆论关注度的提升。

陕西、天价香烟、记者、停职成为6月29日,7月1日,7月2日的百度搜索热搜词,相关微博超过56万条,当事人石俊荣还做客《对话传媒人》微访谈与网友互动,足见此事已经形成强大的舆论场和社会影响力。

随着石俊荣的复职,事件进入反思和分析阶段。人民网“舆情会商室”和搜狐的“舆传围观室”均邀请专家就“石俊荣报道天价烟被停职事件”展开舆情讨论。

舆论对于权力干预记者监督一片声讨之声。焦点已经从天价烟转移到了“舆论监督权”上来。记者一直被冠以“无冕之王”的称号,尤其媒体的报道对于监督和促进社会进步起到越来越大的作用,包括周久耕事件也是由媒体曝光为导火索。舆论赋予了媒体正义感的形象,因此当媒体监督权遭受威胁的时候,舆论便会觉得正义受到挑战。批判权力过大,且超越界限干扰监督,便成为此次事件的公众发泄出口。

保障媒体监督权是一条底线

从石俊荣的报道中可以看出,天价烟是村支书从战友处获得,而县领导已经严厉批评了村支书。此报道中,大荔县县委书记孙云峰的形象是正面的,内容详细客观,无偏向性,并无不当之处。

报道出自《西安晚报》,传播范围有限,只有17篇的转发量,而新华网的澄清报道《官方回应天价香烟:既非书记自带也非村上招待》被转发44次,评论稿件3篇,角度与“周久耕事件”无异。由石俊荣的报道引发的舆论一直呈现低位运行状态,而在舆论对此事的关注逐渐减弱时期,记者因报道被停职的消息从同行微博中爆料出来。再次把舆论推向了新一波高潮。

石俊荣在被停职后发布了这样的微博:“稿子就像自己孩子,可以不去怀她,可以流产,还可以大月份引产。但是,生下来你就要为她负责,如果有人伤害她,就必须用臂膀为她遮挡任何暴力,用生命呵护她纯洁的心灵,直到自己永远闭上眼睛。”这体现出了当事人的苦闷和节操,向公众展示了一个称职的新闻人的新闻操守。

新闻出版总署新闻报刊司新闻业务处处长农涛表态:“报道没有不当,地方滥用职权。”请各界人士增加对记者合法采访权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