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濠天地娱乐_澳门新濠天地官网

沅湘飞出一只中国神鸟

    湖南日报记者 易禹琳

    蛙声嘹亮,绿意深浓。5月,穿过一片柚树、橘树林和油菜地,站在洪江市安江镇高庙遗址前,但见螺壳遍地,令人恍惚:这就是距今7800-6300年前的先民吃过的江螺?前临沅水,正对太阳岛,后有青山,两旁各有一溪,考古发掘明确地告知,就是生活在中间这片3万平方米区域的先民们,他们创造的独树一帜的高庙文化穿越时空,长久地影响了中国文化。

    5月18日,长沙博物馆,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副所长吴顺东研究员主讲《山水·贝丘·神鸟——沅湘先秦原住民文化印象》,讲述这一段值得湖南人骄傲的光辉历史。

     沅澧交融 文明加速的诗画往事

    在吴顺东的描述中,三湘之一的沅湘,在武陵、雪峰之间,洞庭以西,长江以南, 其核心区域即今天的怀化、自治州、常德、张家界,它是“童话外的真世界”。高山溪谷、低山丘陵与河湖平原俱有,气候宜人,空间格局从相对封闭、半封闭到舒展开阔,高山让独特文化稳定进步,丘陵适合跨流域文化碰撞,平原让各种文化自由交流、全面融合。

    整个旧石器时代的大部分时间,生活在沅水旁的原住民和生活在澧水边的原住民,因山高路远,分别各自发展着㵲水文化和澧水文化,老死不相往来。沅水旁的原住民石器简单粗放,而生活在澧水一带的原住民石器小而秀气。

    时间缓慢向前,沅澧都奔向洞庭。终有一天,在距今约2万至4万年的旧石器晚期,㵲水文化和澧水文化在澧县的乌鸦山最早零距离接触。此处距城头山遗址约20公里,出土的1500多件石制品证明,沅水类群的石器开始改头换面,由粗放变得袖珍精致了。到了距今6800-6300年,安乡的汤家岗遗址见证了这两种文化的第二次握手。澧水边的汤家岗接纳了沅水旁距今约7800-6300年的高庙文化中美丽的白陶,同时接纳了这种祭器所代表的文化信仰。到了距今6300年左右,在澧水人群生活区域得到充分发育的大溪文化要素深入到了沅水中上游腹地,且连稻作文明重要象征的孱稻壳磨光红衣彩绘陶器,也在辰溪柿溪口贝丘遗址里唱起了主角。两种文化显然有了更紧密的交流和互动。

    这种交流融合,是原住民求生存而迁徙之功。他们需从江河里捕捞鱼虾,又要避水安居,就得把住地选在石滩、回水湾、溪河汇流处,而鱼螺蚌的繁殖与生长又受各种因素影响。人类学调查数据表明,这种被动型经济实体住地的人口承载能力通常在25人以内。当鱼螺蚌枯竭了,一部分人群就向江河下游寻找新的安居点,终在两水交汇处相融,文明就这样向前加速推进。

    在吴顺东眼里,7000年前的沅湘先民过着集约、节能、环保的日子。沅湘17处贝丘遗址的发掘表明,这些先民“上班”捕捞区域和“下班”吃住区域相邻。渔具、刀具、餐具都磨制精细,石斧、石刀、骨锥光滑犀利,尽显精工品质。吃的呢?江螺稳居日常美食榜首,其次河蚌。猪、牛、鹿、犀、象等也不时被端上餐桌,70公斤的青鱼都吃过。还会烧烤,敲骨食髓。炊煮的陶釜大小同如今小砂煲,足见节约。

      高庙文化 初创太阳历和远古神系

    上古沅湘先民一心只想解决温饱吗?在距今7800-6700年间的高庙下层遗存证明,他们把生活安排得井井有条,并且拥有丰富的精神生活。

    高庙文化先民聚族而居,居住区、祭祀区、墓葬区、垃圾区,分得清清楚楚。房屋面积20至30平方米,有的设有厨房,厨房外侧挖有储存鱼螺的窖穴。食余抛弃的螺壳、贝壳等垃圾集中倒放在30米外的缓坡上(现称贝丘)。墓葬区流行竖穴土坑侧身屈肢葬。并修筑了大型祭坛,配套设施完善,祭祀场所近1000平方米。

    远古神灵何时产生?沟通众神的祭典和天梯是什么模样?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员贺刚主持发掘了高庙遗址,他发现是高庙文化先民初创了中国古代最早的完整神系,创造了供神灵上下天庭的神山和“建木”天梯。屈原《九歌》里呼唤的天地众神和祭祀并非他的虚构,在距今近8000年的高庙文化里都能找到出处。他们发明了白陶等一套用于礼神的祭器,发明了象征太阳历的八角星图像,初创了天圆地方的宇宙观。并在距今7000年左右,高庙文化先民曾向洞庭湖区西北岸地区发起了大规模的强势扩张与迁徙,率先在澧阳平原的城头山修建了面积约6万平方米的大型环壕聚落。

    “天府一角,小宇宙有大能量。”吴顺东用一张张图片诠释,要品味史前遗址里的艺术风骨,就去看沅湘的祭器神器;要审视其建筑学结构美学成就,应去看祭坑神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