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濠天地娱乐_澳门新濠天地官网

王维丨就算上天让我一无所有,我仍然会一笑而

他长身玉立在熙熙攘攘的长安,眉目如画,气质高贵,安然静谧,风姿绰约。他不说话,只是微笑,连嘴角的弧度都是那样浅浅的一弯,就已经站立成了大唐一道最迷人的风景。

王维丨就算上天让我一无所有,我仍然会一笑而

作者丨大老振读经典

来源丨大老振工作室(ID:dalaozhen18)

1



上天的残忍不是让你一出生就一贫如洗,而是把这世间所有的荣耀和幸福都给你,然后再从你身边一一夺走。



有人说,人生有四大喜事:久旱逢甘霖,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



还有人说,人生有四大悲事:幼年丧母,少年丧父,中年丧妻,老年丧子。



但是从来没有人说,如果上天把这四大喜和四大悲几乎都降临在同一个人身上,他会怎样。



王维,就是这个被频频“眷顾”的人,上天如果给他这只手里一颗糖,就一定会夺走他另一只手里的苹果。



不过,残忍的上天还是保留了一点点怜悯,给王维留下了他的母亲,正是因为这一点点生之希望,王维最终成为和李白、杜甫并列的盛唐三大诗人。



王维丨就算上天让我一无所有,我仍然会一笑而

2

提起王维,这个和狂人李白同年出生的诗人、画家、音乐家,他们简直像来自两个世界,他给我们的印象永远是云淡风轻、不食人间烟火。



没有人想到,他的人生会是那样大起大落。



公元701年,山西祁县,王维含着金钥匙出生了。



说他含着金钥匙,不仅仅因为他的家族从汉代起就世代为官,更是因为他出生在一个人人都羡慕的天下五大望族之一的太原王氏家,他的母亲则出身另一大望族:博陵崔氏。



虽然他们在唐太宗时期已走向没落,但是王维血液里那份与生俱来的高贵不会改变。



王维继承了他从未谋面的爷爷王胄的音乐细胞,爷爷曾经担任朝廷的乐官,王维小小年纪随便拿起一种乐器就能弹出旋律来。



王维的母亲擅长画画,尤其是水墨画,王维经常拿起毛笔学着母亲画画,一画就是一整天。



父亲王处廉赶紧进行素质教育,他自己亲自教授诗文,爷爷的得意弟子教授各种乐器,母亲不仅教他画画,还教佛经,因为她笃信佛教,还是当时著名高僧大照禅师的弟子。



现世安稳、岁月静好的日子,在王维九岁那年一去不返——王维的父亲因病去世。



给他一个人人羡慕的家,却让他少年丧父,这是上天安排王维经历的人生第一次大悲。



王维丨就算上天让我一无所有,我仍然会一笑而



不过因为母亲,他们家的六个孩子仍然健康成长起来了。即使遭遇变故,母亲也从来不在孩子面前流露她内心的悲伤,她遣散家奴,变卖家产,带着王维和他的四个弟弟一个妹妹,回到娘家蒲州(今山西运城永济市)。



她没有放弃对孩子的教育,每天生活依旧很有规律。除了拜佛念经之外,她还天天刺绣拿出来卖,补贴家用。



王维则每天在家门外摆摊卖他的画,比他小一岁的弟弟王缙也经常私下帮人写文章赚取稿费。



有次一个人给弟弟送稿费却敲错了王维的门,王维笑指着对面说:“大作家在那儿呢!”原来我们熟知的“作家”称呼,竟是来自王维小时候和弟弟开的一句玩笑。



是的,那时的王维和其他少年没有什么两样,他也会开怀大笑,他也会悲伤哭泣,普通人具有的喜怒哀乐,他一样拥有。



他十五岁时去京城应试,豪爽地写下了“新丰美酒斗十千,咸阳游侠多少年”的诗句(《少年行》)。



在东都洛阳,他亲眼目睹开元盛世的繁华,怀着复杂的心情记载了“画阁朱楼尽相望,红桃绿柳垂檐向”(《洛阳女儿行》)的奢侈生活。



重阳节看到别人家都在登高,而自己却孤身一人,禁不住黯然神伤,提笔写下《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



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

遥知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一人。



那一年,他才十七岁。



王维丨就算上天让我一无所有,我仍然会一笑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