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濠天地娱乐_澳门新濠天地官网

内容创业永生,媒体大概“药丸”

一个有趣的地方是,今日头条的张一鸣在若干年前,曾经在一大票媒体老总和高校教授博导面前侃侃而谈了一番他心目中的媒体未来,但依然有大量的内容生产者对今日头条不以为然。

张小龙却从来没讲过这个话题,你甚至可以推断他对这件事的兴趣恐怕非常有限,但一众文科生们,对这位骨子里有文艺情结的理工男(语出胡泳老师的文章)依然顶礼膜拜。

我见过不少内容创业者,是发自内心地感谢张小龙。

但一样是帮助别人发财的阿里系,卖家们对马云的感情,恐怕就复杂得很了。

我想,大概是张小龙和他的微信公号生态,不太去剥内容创业的皮吧:微信一不抽你的赞赏也好广告也好的佣(广点通其实你可以谢绝不部署,对于头部大号而言,这块也是小菜),二不通过流量分配来收取内容创业者们的广告费。

这个很讨巧,的确很讨人喜欢。

2014年的12月,徐达内和他的新榜开了第一次内容创业的行业会议。

当时,出于种种原因,徐达内还拉了一个某办的副主任级别高官。只不过后者不愿意公开站台,倒是答应他和与会几个嘉宾吃了一顿饭。

这个行业会议没有内容创业四个字,而是用了很复杂的九个字:新媒体、新榜样、新格局,在我这个会虫眼里,至少公开看,新濠天地娱乐,与其它会议并没有什么太大差别。——到底那个高官并不愿意公开露面。

2016年1月,结束了A轮融资的新榜大张旗鼓地推出“内容创业”四个字,并冠以“之春”,时间点抢得非常好。

并不是新榜拉开了春天的大幕,而是在春天之时最大声地也许也是最早地公开地喊出:文科生的春天来了。

这个会,几乎可以说是奠定了新榜的江湖地位。因为它彻底抛弃了媒体两个字,无论是什么新媒体,还是什么自媒体。而这种抛弃,是符合趋势的。没有什么风险投资愿意去投“媒体”。

一来媒体的固有模式没有什么太值得夸耀的指数型增长,二来媒体在中国么,你懂的。

2017年1月,新榜第三次大会“内容创业迭代风起时”,我这个咖位的,只能坐在底下听了。这话并没有什么多余的意思,我只是想表述,新榜年头大会的等级,再一次跃升。

2018年1月,前天,新榜的大会名字叫“内容创业进化论”,首先是我连坐在底下听的资格都没了(哈哈),其次是更重要更关键的:徐达内不公开演讲了,换成了他的联合创始人。不知道各位有没有注意到一点,这位几年创业导致发际线太高只好理个出狱头型的中年男子,已经不再顶着新榜的总裁。

徐达内参加了一个panel,因为还有两个嘉宾都姓徐,故而叫“徐徐道来”。我总觉得,如果凑不齐这几个徐,大概徐达内连话都懒得说了吧。

胡泳教授在他的那边文章里,提到了三点微信公众平台对内容创业的推动作用。

而另外一位学者杰罗姆,则在他一年前一篇极长的文章()里,提到了“平台类媒体”。

杰罗姆还说,美国没有内容创业四个字。以我对他的了解和对这篇长文的拜读,这句话只是一个客观陈述,并没有“美国没有就是中国胡闹”的意思。

这数年来,微信公号平台对内容生态的克制是显而易见的。由于某些可以说的或不可以说的原因,运营方的确关闭帐号无数。但这些依然属于克制之列。

我对“克制”二字最大的理解就是:微信至今,很少干预流量分配这件事。而其实内容创业,核心就是流量思维。

是的,不要听什么内容转变为产品,这种话我以前写文章也用过,说说无妨,但心里要明白,内容的核心,就是流量——很传统,但管用就不过时。

大洋彼岸很难兴起内容创业的原因就是,无论是Facebook还是Twitter,都在干预流量分配这件事。而一旦干预,能借助平台之力赚钱丰厚的,也很难讲是创业。至少要花很多年,才能算是真正意义上的独立创业。

本来,订阅制的内容传播,的确不需要平台去干预流量分配,但有趣的地方就是,平台很容易走到这一步。

我并不是说流量分配不好,从谷歌到苹果,个个都在干流量分配的事。而是说,即便以谷歌之盛,也无法撬动美国所谓的内容创业。而以微信一己之力(都不是一个独立公司),培养出大批身价上亿的富翁,还是在短短几年之内。

提醒各位一个2017年美国数字广告的现实:这个市场的增长几乎全部来自Google和Facebook(信源Foutune的一篇报道,)

但媒体大概要完。

杰罗姆在他的长文里,用media和publisher两个词来区分两种内容生产,我个人以为,是蛮有道理的。

纵观新榜内容创业大会的嘉宾名单,除了几个平台方,大抵大多的确是publisher,而不是学院派心目中的med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