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濠天地娱乐_澳门新濠天地官网

神曲已死?神曲永生

原标题:神曲已死?神曲永生

神曲已死?神曲永生

本文头图:2011年9月,老锣、龚琳娜夫妇在安徽卫视中秋晚会上。©视觉中国

神曲死了?

早在两年前,媒体就曾下过这样的全称判断。但是,还在这个产业里耕耘的人恐怕不会赞同。

实际上,神曲行业似乎被折叠成两个空间。

昔日的神曲和创作者们生活在第二空间。他们仿佛是滚烫炉子边的一滴水,沸腾的当下就立即蒸发。神曲对他们来说,是福音也是诅咒。

除了凤凰传奇依然可以大型晚会上看到之外,不论是杨臣刚、慕容晓晓、郭美美还是王麟,都早已被人们忘记。他们在透支了大量关注度,并把人气变现成为第一桶金之后,这些歌手大半要接受自己平静的后半生。

神曲已死?神曲永生

2017年5月,凤凰传奇组合魏玲花、曾毅在贵阳某楼盘演出。©视觉中国

龚琳娜也并不例外。即便唱出过《忐忑》《法海你不懂爱》,可她最近一年来尚有讨论量的原因是——热爱炮轰其他同行。

就在几天前,在所有人都在称赞Jessie J在《歌手》中的唱功时,龚琳娜就在微博上泼了一盆冷水:“不是你唱得有多好,而是对手太弱了。”一句话黑了七个人。不仅如此,2017年王菲演唱会结束之后,龚琳娜就用排比句批评王菲:音色丢了、气息没了、音准走了。而与那些其他神曲歌手的境遇类似,除了代表作之外,龚琳娜此后再也没有其他可以引发全民讨论的作品。

无法连续生产传唱度高的爆款歌曲,是这些歌手的核心问题。

但人们对动次打次的口水歌需求绝不会停止,而短视频和直播平台崛起带来了新的传播渠道和方式,也让这个行业焕发了新的生命力。

这时,生存在“神曲”第一空间的MC天佑、大壮、王冕、牌牌琦主播或是短视频博主出现,他们改变了神曲的传播方式、传播渠道,也让神曲歌手有了更多可能性。

音乐制作人高进的出现适逢其会。

神曲制造机

总能写出洗脑“神曲”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如果8年前邀请高进来回答这个问题,恐怕还是苦恼的成分更多。2010年,已经在音乐圈小有名气的高进,在博客里这样描述自己的苦恼:“写得并不是很喜欢的歌,火了;而有些自己喜欢的音乐,到最后只有自己喜欢。”

但现在,想必他不会再有这个苦恼了,因为高进已经足够成功。

证明他热度的最新证据是,坐在小区长椅上的大爷收音机里功放的歌曲无一例外出自他之手:

我们不一样 / 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境遇 / 我们在这里/在这里等你。

或者是:

如果不爱了就别勉为其难 / 虽然我也不想说声再见 / 用手画出的圆缺总不圆满 / 孤独患者一个人的狂欢。

看到这种押韵的歌词,你大概已经忍不住唱出来了。

去年6月,大壮推出的单曲《我们不一样》,横扫了整个社交媒体。这首符合时代语境的洗脑神曲一举拿下网易云音乐评选的2017年度热歌Top 100的第34位,而孙燕姿的《跳舞的梵谷》只排名第49。在微博上,#我们不一样# 的超级话题,阅读量超过3200万。二次元网站上A站、B站上,鬼畜视频的播放量也可达到数百万。与此同时,演唱这首歌的主播大壮在陌陌上的粉丝暴涨20万。

而由王冕演唱的《勉为其难》则在QQ音乐榜排名第14位,在酷狗音乐排名第7位,在巅峰音乐榜排名第1位,在酷狗TOP500的榜单中排名第9。

除此之外,高进在去年包办词曲的《刚好遇见你》和大壮演唱的《差一步》都也都横扫了QQ音乐、酷狗、网易云音乐的年度排行榜。

实际上,相比起他作品的知名度和鲜明风格,高进本人并不那么有知名度。更多人听到高进这个名字,只怕会反问一句“谁啊,出场自带BGM的周润发版赌神吗?” 但只要听到上述几首歌,大家都会立刻反应出来,“哦,那个‘神曲’制作人。”

知乎有网友这样评论高进的洗脑曲风:

我有一个技能——一听歌就能马上分辩出这个歌的作曲人是不是高进。

他的创作风格究竟是怎样的,摘录部分歌词就可窥见一斑。

我们不一样

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境遇

我们在这里

在这里等你

我们不一样

虽然会经历不同的事情

我们都希望

来生还能相遇

——《我们不一样》

因为我刚好遇见你

留下足迹才美丽

风吹花落泪如雨

因为不想分离

因为刚好遇见你

留下十年的期许

如果再相遇

我想我会记得你

——《刚好遇见你》

差一步没满,就牵着手走散

差一步掉进深渊无法生还

不干愿人生苦短,各谁都不是神仙

差一步来晚,就更换了床单

差一步为你挥霍所有温暖

忙乱的四处挑选,在夜里偷偷想念

——《差一步》

实际上看到歌词,就大概知道炮制一首神曲要掌握怎样的量化标准。

第一,歌曲主题一定要通俗易懂,大半以兄弟情、恋爱中男女的情愫为主

第二,歌词基本就是一首打油诗,押韵是基本配置。用词必须简单,最好不要超过9年义务教育的词汇量

第三,一定要是四二拍、四四拍这种动次打次的节奏,四平八稳、适合表演;

第四,副歌部分尽量只设计4句主旋律,最多不要超过6句,和弦要用即兴演奏的万能套路,音域很窄,“基本就一个调”。